欢迎您来到灌云史志网官方网站!
您当前位置:灌云史志网 >> 历史回眸 >> 史海钩沉 >> 浏览文章

李静山赴武汉入党 惠浴宇登小楼宣誓

2013/9/17 2:41:37 【字体:

受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和“五四”运动的影响,马列主义开始在海属一带传播。一些在外地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知识分子,返回家乡后,开展革命宣传活动。1924年秋,沭阳县颜集人,共产党员吴苓生(吴丽石)从莫斯科东方大学毕业回国,利用探家的机会,到海州省立十一中学向部分师生介绍俄国十月革命,宣传马列主义和共产党人的活动,在师生中产生了轰动性的影响。1926年夏,在北京大学读书时参加中国共产党的张竞同返回家乡赣榆,来往于赣榆和海州之间,开展革命活动,在群众中发表演讲,号召广大群众团结起来,打倒贪官污吏、土豪劣绅,在家乡带头拆庙宇,打神像,在海属一带产生极大的影响。1926年春,东海县富安乡的丁介和在南通师范读书时入党,回乡后,在家乡一带开展革命活动。这些热血青年的进步宣传活动,无疑给灌云一带青年产生影响和启迪,为灌云县地区共产党组织的产生和发展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。

19273月,国民党江苏省党部为了培养基层党务干部,决定选派人员到设在汉口的国民党中央党务训练班受训。训练班共招收江苏学员90人,湖南学员30人,所有参加训练的人员都要通过考试方可入学。国民党东海县党部选派顾浚泉(顾思远)、陈秀夫(陈嗣谌)前往训练班受训,国民党灌云县党部南城区分部选派执委李静山(李玉堂)参加考试,李静山由徐州招生委员滕仰之介绍参加考试并被录取。训练班329开学。在汉口训练班期间,东海的顾浚泉、陈秀夫和灌云的李静山由陈亚峰、高士贤两人介绍,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。412,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,大肆捕杀工人领袖和共产党人。在武汉训练班学习的学员为之震怒,集体到设在武汉的国民党中央党部、国民政府请愿,请求国民党中央党部出兵讨伐蒋介石。715,国民党中央悍然召开“分共”会议,公开背叛革命,对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实行大屠杀。面对险恶的政治形势,中共中央发表了《对时局的宣言》,愤怒谴责武汉国民党中央和国民政府的反革命罪行,宣布撤回参加国民政府的所有共产党员,并采取了一些重大措施挽救革命挽救党。625,训练班提前结业,中共党组织为了保护他们,要求他们立即返回家乡开展党的工作,组织工农运动。顾浚泉、陈秀夫、李静山等人随后返回家乡。在武昌师范学院毕业的共产党员杨光銮同志亦于“七·一五”事变后回故乡南城。

蒋介石发动“四·一二”反革命政变后,为了应付武汉方面的动态,不得不下令抽调北伐军南下。88,北伐军撤离灌云地区后,灌云又重新陷入军阀孙传芳、张宗昌的直鲁联军之手,灌云县的国民党也处于非法地位。

由于当时党的“八七”会议精神尚未传达到海属地区,顾浚泉、陈秀夫、李静山回到家乡后,仍然沿袭国共合作时期的做法,注重在国民党内部进行权力斗争。顾浚泉担任国民党东海县党部执行委员,陈秀夫为国民党东海县党部干事,李静山仍为国民党灌云县党部南城区分部执委。杨光銮回乡后,经朋友介绍到《海报》任主笔,192712月初,国民党江苏省党部委任他为国民党灌云县党部的临时执委、宣传部长。他利用这个合法身份,在灌云县开展革命活动,1928年初,他在青年妇女召集的大会上作关于妇女运动的演讲,产生了强烈的影响。后来他又在报上撰文揭露灌云县县长陈协恭贪污公款案,引起社会舆论大哗,陈协恭恼羞成怒,以权相欺,杨光銮愤然辞去主笔之职,受聘于东海中学担任初中部国文、历史教员。他到东海中学后,在学生中继续宣传共产主义,以其丰富的知识吸引着很多学生,一批高中学生也经常找他谈心。他经常引用“朝闻道,夕死可矣”的名言自励,表达了他要为真理而献身的决心,为在东海中学建立中共地下党组织作了思想准备。

19278月底,中共江苏省委遵照党的“八七”会议精神,陆续派出新的负责同志到各地去恢复和建立党的组织。9月制订了《农民运动计划》,认为苏北土地脊薄,沿海垦牧公司的剥削兼并残酷,土匪集中,农民特别苦,便于组织农民暴动。并在分析海属地区形势时说:“东海区包括灌云、沭阳、赣榆、东海四县、地居陇海路东段,土匪力量很大,交通时因之阻断,东海也是军事重镇。此地农运的特点,一是影响陇海路交通;二是影响军事;三是影响山东农运;四是与土匪运动相呼应;五是东海是一个海口,可以充分为军事上的利用。”因此,省委将该地区列为农运的重点区域之一,于10月份派出苗金臣等9人到东海和灌云两县工作,任务是组织力量,准备暴动。在“左”的基调指导下,江苏省委于192811作出《江苏省委各县暴动计划》,对一些党组织注重搞国民党内的权力斗争,没有发动农民暴动的情况提出严肃的批评。12月,江苏省委再次向海属地区派出特派员,巡视员指导农民运动,发动农民暴动,并要求共产党员丁律川等在海属建立党的组织,开展工作。

1927年秋,顾浚泉、陈秀夫、李静山在海州秘密建起了海属第一个党支部(亦说党小组),顾浚泉担任书记,陈秀夫、李静山为委员,会上通过讨论分工,决定顾浚泉、陈秀夫在海州一带开展地下活动,李静山在板浦、南城、太平堰一带进行革命活动,因此,太平堰成了灌云县党的最早活动中心。19281月,李静山担任国民党灌云县党部农工部干事,后为总工会委员,他利用这个合法身份,继续进行革命活动。

19282月,国民党二届四中全会召开,决定停止各地国民党党部活动,国民党党员要重新登记。6月间,灌云县成立国民党党务指导委员会,筹备国民党员的重新登记工作。714,中共涟水县委派县委委员万金培(万仰元)到灌云参加国民党灌云县党部主办的登记干部考试,被录用为国民党灌云县党部宣传部指导干事,打进了国民党灌云县党部的党员登记机关。725,万金培在国民党灌云县党部党务指导委员会委员陆绣山的带领下,以国民党灌云县党部新安镇党员登记所办事员的身份,与办事员张名浚一齐到达新安镇。万金培在搞国民党员登记工作期间,与住在新安镇的淮阴省立第三农校毕业生、中共党员宋沛然取得了联系。万金培要宋沛然积极发展党员,建立党的组织。

宋沛然接受万金培的指示后,首先想到的是好朋友惠浴宇(惠美琬)。惠浴宇是新安镇北惠庄人,出身于地主家庭,排行老三。二哥惠美管、四弟惠美琚思想都比较激进,同情革命。当时惠浴宇正在海州中学师范科上学,是该校的学生会主席,因正值暑假放假回家。他和宋沛然都是闹学潮的激进分子,关系十分密切,经常和管作霖、周勤珍、周鎏等青年在一起谈论国家大事,这批青年当时在新安镇很有影响。宋沛然和惠浴宇见面后,谈得非常默契,惠浴宇深有感慨地说:“眼下,国民党新军阀的统治虽然很凶恶,但其统治基础却十分脆弱,它只能把主要力量放在城市,这就使共产党的革命活动在农村有了发展的可能,只要共产党能抓住农村,发动群众一定是能取得胜利的,我们这一代年青人,要抓住农民对土地的强烈要求和反抗性,把革命火种在当地农村中点燃……。”宋沛然听了惠浴宇的一番话,觉得不谋而合,深深地为惠浴宇的目光远大而折服。于是,宋沛然马上将惠浴宇的情况向万金培汇报,万金培经宋沛然的引荐决定马上会见惠浴宇。万金培见到了惠浴宇,寒暄一阵以后,万金培向惠浴宇介绍了共产党的性质及宗旨,接着问道:“你想不想参加共产党呢?”惠浴宇一听说要不要参加共产党,顿觉眼前一亮,低声说:“参加共产党是我梦寐以求的理想,但不知共产党在哪里,怎样才能参加。”万金培接着说:“参加共产党一无薪水,二无官,有可能还要掉脑袋,你不怕吗?”惠浴宇坚定地说:“我想参加共产党,一不为做官,二不为钱,为的是为民众求解放,为民众而死,死得其所,文天祥说过:‘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’嘛。”万金培听了惠浴宇的话,频频点头,就把惠浴宇的名字记在小本子上,并在他的名字旁边画上了一个五角星符号,列为重点发展对象。万金培站起身要走时,拉着惠浴宇的手说:“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啊,还望老弟多联系一些人一起参加共产党。”惠浴宇接着说:“那当然,一人盖不起龙王庙,众人拾柴火焰高嘛!”两人分手后,惠浴宇就做了二哥惠美管(惠献璞)、四弟惠美琚(惠厚彭)、族弟惠美绪及表兄弟周勤珍、好友管作霖、相国祥等人工作。经过三四天的秘密串联,惠浴宇的周围已团结了十几个铁杆弟兄。

7月底的一天晚上,天空闪电交加,雷声隆隆,在新安镇南头葛殿兵家饺子店的小酒楼上,16位热血青年秘密地在这里开会。会议由宋沛然主持,万金培代表中共涟水县委宣布接收惠浴宇、惠美管、惠美琚、管作霖、周勤珍、周鎏、相国祥、管福波等14人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并举行集体入党宣誓,大家举左手,跟着万金培念着誓词:“土地革命、阶级斗争,铁的纪律,永不叛党。”宣誓结束后,万金培代表中共涟水县委宣布中共新安特别支部正式成立,新安特支隶属于涟水县委领导,大家一致推选宋沛然为新安特支书记。事后,万金培即回涟水,并告诉大家,新安特支的所有党员均已参加了国民党党员登记,以个人身份参加国民党。

1927年以后,国民党反动当局在新安镇大肆抽壮丁费,收什么人头捐、牲畜捐、房地产税等,变着花样在民众头上捞钱。军警到处行凶欺压百姓,搞得乌烟瘴气,民不聊生。国民党新安区党部为了欺骗群众,大搞花架子,闹出了“捣毁佛像”、“调查劣货”等鬼花招,激起了广大民众的极大愤怒。19288月,刚建立的新安特支党组织根据掌握的情况,决定抓住时机在新安镇举行一次大的民众暴动,打响了灌云地区民众暴动的第一枪。按计划趁国民党新安区党部开会的时候,特支书记宋沛然亲自发出暴动信号,各路民众暴动队1000余人,手执大刀、标枪、木棍和各种农具,高呼口号,按指定的路线迅速冲进了国民党新安区公所的区党部,把新安区党部的全体执委人人打得鼻青脸肿,四处逃窜,商团、警察几百人见暴动人多势众,未敢抵抗,也纷纷逃匿。事后,国民党无法查处,只好捕了一个和尚了事。

管作霖是新安镇北边管庄人,1926年秋省立第十一中学毕业后,经人介绍到引羊寺小学任教,不久辞职回家务农。他与校友惠浴宇是好友,在新安镇周围特别是管庄青年中是个有影响人物。19288月,他接受新安特支的任务,负责在管庄组织农民协会,先后发展了管海萍、管清霖、管桂霖、管春兰、程宝礼等人入党,成立了中共管庄支部,管作霖担任支部书记。后又改任新安特支书记。

8月底,东海中学即将开学,惠浴宇返回学校,这时,中共江苏省委为了加强对海属地区党的领导,派中共邳县特支书记李超时(又名李振华,李文龙)到海州开展党的工作。李超时根据省委关于东海“在两个月内将党的基础建立起来”的要求,与省委派来的叶子钧(宋绮云)及惠浴宇3人利用星期天,到海州白虎山上的一块招头石处,在毛毛细雨中,以避雨为掩护,召开建立中共东海特支会议。会议讨论了大革命失败后的形势与任务,决定李超时任特支书记,小叶(宋绮云)任组织委员,惠浴宇任宣传委员。中共东海特支建立后,按照“创共产、为党工作、铁的纪律、死不叛党”的四项要求,积极发展党员,并要求惠浴宇在东海中学积极发展党员,迅速建立支部。

19289月,宋沛然受党组织安排到板浦乡村师范学校任教,以教书为掩护从事党的地下工作。他到板浦乡师后,先后与李静山、张善通、武同儒等人接上关系,成立中共板浦支部,隶属东海特支领导,宋沛然为书记,李静山、武同儒为委员。中共板浦支部很短时间内就发展了何济鲁、宋良章、孙大璜等人入党,又发展灌云县村制养成所(国民党培训区、乡长的机构)的学员宋贯成入党,秘密成立了乡师党小组,何济鲁为党小组组长。

当时东海中学领导人的思想比较进步,校长董淮、教务主任卢郁文、训育主任屈凌汉都是北京师范大学的毕业生,曾受过“五四”运动的洗礼和民主、科学思想的熏陶,使得办学思想比较开放,民主气氛较浓,师生思想也非常活跃。192853,日本侵略军侵占济南,发生屠杀中国军民数千人的惨案,东海中学的学生即成立爱国宣传队,上街下乡宣传、演讲,并印发了“告各界民众书”。因此,在东海中学建党具有较好的思想基础。惠浴宇首先发展了同班同学吕镇中入党,中共东海中学支部建立后,吕镇中担任第一任支部书记。东海中学党员发展很快,先后有吕继英、武永嘉、吕一敏、冯若愚、石光、毛汝南(毛楚才)、陶君彦(陶珀)、孙存楼、孙大珂(石灵)、武同儒、冯硕人等二三十人入党,成为海属地区早期的共产党员。

 

 

(孙绪文)